• 如何方便老人洗澡“专用浴池”有待建立(图)
    发布日期:2019-09-01 20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城市晚报讯 随着社会的发展,一些服务性的配套设施的完善为人们提供了方便,可对于老年人而言却不尽相同,早些年代传统的洗澡方式演变至今,老年人去浴池洗澡却成了一个难题。今年88岁的刘桂香老人去洗澡被拒,原因是无人陪同。多数浴池怕担责任不愿接受老人来洗浴,而老人花钱享受洗浴服务无门,夹缝中从社区兴起了一股“陪老人洗澡”的志愿爱心浪潮,可关爱的背后,这些志愿者坦言,这种义务性服务时刻承担着未知的风险……

  今年73岁的杨庆恒老人讲述,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家里没有热水器,营业的洗澡堂没有几家,两毛钱洗一回,集体澡堂人很多,香皂、搓澡巾、毛巾,整个洗澡过程就这么简单。在他看来,那个年代洗澡只为了清洁身体,谈不上卫生条件,那时的人,一个多月洗一次澡都是正常的。

  解放后演变至今,浴池的兴起,泡澡演变淋浴,相关的配套设施不断地完善,搓澡、按摩、浴池里做美容……琳琅满目的洗浴方式让现代人享受舒适服务,可他年龄大了,像这样的老人,面对都市化的洗浴方式却退步了。

  消费方面:杨大爷觉得,洗一回澡至少要花上七八元钱,现在夏季天气热,按照一个星期洗一次算下来,一个月他要花去30元左右的费用在洗澡上,老年人一直延续着传统的洗澡方式,不会额外地添加一些类此搓澡、做奶浴、美容等方面的服务,这样一来,同样价格入场的老年人,就有些划不来,如果在家洗,能省一半的价钱。

  自身条件方面:杨大爷虽然身体还算硬朗,但毕竟不像年轻人,浴池的温度较高,比较闷热,潮气重,对有高血压、心脏病、腿脚不方便的老年人而言就比较不方便,杨大爷就曾在一次洗澡的时候,发现自己有上不来气的现象,从那以后,他就格外地注意,稍感觉不舒服就赶紧去透风的地方缓解一下。

  外界压力方面:杨大爷说,许多澡堂不愿意接受老年人洗澡,一次他独自一人去洗澡,竟被浴池拒之门外,“浴池说老年人洗澡得有一个陪护的,不然不让进。”杨大爷说,他也能够理解浴池的做法,但如果浴池都这样的话,老年人想洗澡都没地方去。

  思想观念方面:杨大爷说,浴池洗澡设施是好,可针对老年人的却没有,多数好的服务设施并不适合老年人,许多老年人还存在传统的洗澡方式,由于年纪大了,担心别人嫌弃老年人,和年轻人一样去澡堂洗澡,老年人从思想上就打退堂鼓了。白小姐拆字解一肖

  “家里有老年人想洗澡,一个人可以来吗?”昨日,记者在长春市大马路附近的一家浴池问道,老板随口称道,“得有人陪护”,老板王先生告诉记者,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规定也是出于对老人的负责。随后,记者又来到位于亚泰大街的一家浴池,老板说,虽然对于老年人来洗澡,浴池没有明确的规定,但一般情况下,要看老人的身体状况,“这个没法衡量,凭直觉吧。”这位老板说,老人身体不好的,他们还是不敢接受。

  在记者走访的几家洗浴中心中,管理者纷纷表示,浴池的蒸气多,容易缺氧,加之地面较滑,如果浴池当初好心收了老人,可万一出了事,责任最终还得浴池背着,所以,老人洗澡的附加条件,浴池不得不考虑。

  对于身体硬朗的老人来说,洗澡并不算麻烦。可对于那些瘫痪在床、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,一家老年人养护中心的工作人员小静告诉记者,她隔段时间会帮助老人擦拭身体,可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,老人洗一次澡,往往要好几个人帮忙,有的扶身子,有的端着盆,有的用毛巾擦洗。对于这些老年人而言,进澡堂洗澡就是一个梦想。

  在长春市一家家政公司,提供为老人洗澡的服务,不过要额外收取费用,价格依照老人的身体状况、服务项目而定,即便是这样,家政人员表示,他们仍旧担心,自己的服务会出现一些问题,担心不能满足雇主的需求。对于老人的家属而言,他们也有顾虑,“担心工作人员照看不周,老人遇到突发情况。”相互间的顾虑和担忧,无疑又为老年人去澡堂洗澡增添了负担。

  矫晶楠是长春市南关区天利南社区95网格长,郑红是96网格长,今年88岁的刘桂香老人是社区孤寡老人,一生无儿无女,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的老人与这两位网格长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昨日,当记者来到老人家中时,恰巧,矫晶楠和郑红要带老人去洗澡,“这些天太热,老人热得受不了。”说起给老人洗澡的事,还要从3年前说起,郑红是最先陪老人洗澡的,平均一个月左右洗一次,夏季天热,一般一个星期就得去一次,陪老人洗澡的事郑红坚持了3年多。

  自从去年矫晶楠参加社区工作,老人洗澡的事有了接力人,俩人经常交替陪老人去洗澡,“我们仨洗澡大家都说我们是祖孙三代。”郑红说,三年来,她经常带着老人去浴池洗澡,老板一直以为她和老人是娘俩。洗一回就要十来块钱,而有时她们花了钱也不洗澡,只为能陪老人进澡堂洗澡。

  许多老人担心别人嫌脏,他们多数选择在家洗,可孤寡、空巢老人独自一人在家洗澡若遇到突发情况,没有人护理的情况下,容易出现危险,在南关区园东社区,一支由社区低保户组成的19人志愿者队伍,专门提供上门服务,针对对象就是社区的空巢、独居、孤寡老人。其中一项就是上门为老人提供洗澡的服务,每隔一段时间,这些志愿者便会主动上门,提供为老人洗澡等服务。

  或许正是了解老年人渴望有人陪洗澡的需求,不知什么时候起,许多社区悄然兴起了一股陪老人洗澡的热潮,一些社区网格长或志愿者表示,他们也曾陪老人或是帮助老人洗澡,但毕竟是偶然,达到持续性的还有一些时间。

  在桃源社区,社区的日间照料站成立,专门为空巢、孤寡老年人提供服务,其中就有专门解决老人洗澡问题的服务,社区的老年人如果想洗澡便可以来社区,不仅有浴室供老人洗澡,还有专门的社区工作人员陪着老人洗澡,一来,可以避免老年人去浴池洗澡被拒的问题,二来还能确保老年人在洗澡过程中的安全问题。

  但老年人来社区洗澡的次数和人数并不是很多,很多老年人怕麻烦别人,宁愿选择在家中洗澡,也不愿意折腾,无论是志愿者提供上门服务,还是陪同老人去洗澡,这些爱心的义务服务中仍存在一些风险。

  天利南社区白书记告诉记者,对于社区空巢、孤寡、独居老人,他们在很多时候需要外界的帮助,针对洗澡而言,老年人有这方面的需求,社区肯定会尽可能帮助完成,可一旦在此过程中出现意外,后果谁来承担。

  “我也有所担心,担心陪老人洗澡的过程中出现啥问题。”郑红道出了她的担忧,3年多,她陪老人去洗澡心里难免有些担忧,尽管自己时刻陪在老人身边,但她心里却不敢忽视这其中的安全隐患。

  吉林大旭律师事务所王姝律师认为,浴池之所以拒绝老人洗澡主要在于怕担责任,尤其是年龄大的、行动不便的老人更处于尴尬阶段,从法律角度看,浴室作为服务单位,对老人应该提供相应的服务,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允许类似特殊人群去洗澡。不过老年人洗澡应该有人陪同,做好相应的配套设施,为安全做保障。

  “关爱老年人是全社区的责任,需要大家的努力。”对于老年人在洗澡过程中遭遇困境的说法,长春市消费者协会表示,老年人也是消费者,有权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即便有些浴池采取拒绝的方式是出于对老年人安全的考虑,但这种做法难免有所欠缺,尤其是对空巢、孤寡老人,没有人照顾的老人更应该得到更多的关爱,而不是采取拒绝的方式。

  部分浴室经营者、志愿者对于相关责任的顾虑,引发了各方思考,记者在走访的一些社区里志愿者的做法值得借鉴,但关爱的背后,应该有一个强大的保护后盾做支撑。

  记者在长春市老龄委了解到,近年来曾接到类似老年人洗澡被拒的投诉,但是老龄委却无法用硬性规定制止浴池拒绝老人的行为,毕竟这里需要一定的前提条件,一旦老人在此期间出现突发情况,责任划分没有界定,有的好心还演变成了坏的方向,责任没法认定,这样的纠纷很难解决。

  在此,工作人员呼吁,关爱老人是全社会的责任,希望社会各界能有好的办法,解决老年人洗澡问题,也希望随着社会的发展,能有更加完善和健全的机构和专业人员,保障老年人在洗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予以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。

Power by DedeCms